期权和期货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仙侠世界里的男配 > 诛仙卷 第六十六章 轻薄
    “但你意图染指同门,污人清白,便是我正道之耻!触犯我焚香铁律!与魔道行径无疑!”

    “绝——不——轻——饶”!

    随着吕顺一声大喝,身后弟子“哗——”的一声炸开了锅,一个个充满着惊讶之色。

    不信,踌躇,怀疑,私语;

    种种情绪在众人之中传开。

    “李洵,你可知错?”吕顺从容不迫,又好似正气凛然。

    “嗤——噗,对不起,吕师叔你说什么?怪我没忍住!哈哈哈……”

    李洵俊朗面容上,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就肆无忌弹地笑了起来!

    看着临危不惧的李洵。

    吕顺倒是有了一丝欣赏,可转瞬又压了下去,色厉内茬道“李师侄,以为蒙混过关就可以摆脱处罚么?”

    李洵心中怒火燃起,觉得吕顺是不是被傻瓜感染了。

    语气有了些不敬:“嗤……吕师叔,恕我直言,你说我意图染指同门?污人清白,是正道之耻!我想你应该还不明白,对于你这种又丑又老的家伙,根本不晓得,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找到伴侣,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

    说完还示威地看向了其身后的几个姿色不错的女弟子。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被直视地几人,竟羞怯难耐。

    吕顺是受了伤,还很严重,但不耽误他眼通耳聪,尤其恼怒地瞪了一眼自己那个七弟子!或者,不知为何仍不自醒!

    “你能懂么?”

    耳边嘲讽之意甚浓,说完还甩了甩手!

    打嘴炮?

    想喷的过我?

    不知道我除了是个宅男,还是个键盘侠?(键盘侠咋了?键盘侠吃你家大米了?误怪,勿怪纯是剧情需要!)

    吕顺呼吸一滞,脸色要变成酱紫色。

    这确实是一个他的逆鳞,修真求道,不用摒弃七情六欲。

    只是谁没年轻过?

    少年郎谁不曾幻想过得道修真,道法强劲,然后美人情恩?

    奈何,

    由于他的个人因素,年轻时虽被修真衬托出飘渺之意,但和同期一比却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也至于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三百多年,没有道侣也就没有子女,以至于对于燕虹和底下的大多数弟子,也是发自真心的爱护,无他,只是对于以前自己的不得多了一丝安慰而已,所以,就更加不能让她走错路!

    好在上面的俩位师兄也没有道侣,倒是安慰了他,不过这也算是心中的执念了。

    今被李洵触及,

    虽说他的心境早已不会因为此等事失去理智,不过也让心情郁结。

    “这种狂妄之辈,怎么能做我道门领袖?”

    一种报复之感,忽然在心底升起。

    “李洵啊,李洵,这都是你自己作的!”心中一畅,手印掐的更死了。

    一人,

    身姿曼妙,漫步上前,吸引住了场中众人的目光。

    背后犹在乱哄哄辩论的众弟子也停止了喧嚣。

    据说燕师姐和李师兄从小就青梅竹马,可最近都在疯传说青云的齐昊有意燕师姐。

    众人眼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游离,很想探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双方看着不是很平和的样子。

    相对于齐昊,

    大多数男弟子还是希望李洵可以抱的美人归的,不是有多爱戴他。

    而是和李洵在一起哪怕属于别人了,毕竟还在自己眼前,还是焚香谷的人;

    要是去了青云,那可真是‘百年牵挂无影踪’了!

    看着女子出来,众人也收声,想看看她要怎么解决!

    就连李洵也收起了动作,心中满是温馨:她还是要站出来了。

    …………

    …………

    “幽姨,刚才那个男子好奇怪啊!为什么他站在我面前我还看不清他的容貌!现在更是忘记了!”

    少女身穿水绿色的衣裳,眼波如水,灵动可人,裙摆飘逸俏皮,身佩戴一个翡翠圆珠的香包。

    任性般的嗔怪着刚才之人,端的是无所顾忌。

    “那个人,道法极强!就算你爹也比之不过!下次别口无遮拦!”

    换了数个方向,看着手上渐变炽热的‘九阳尺’所指的诡异山谷,幽姬拉着少女继续前行,也随口给了少女的警示。

    “啊?不会吧?比爹爹还厉害?那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了吧!为什么还要和我们说!”少女捂住了自己精致的小嘴。

    幽姬也是心中一凛,颦眉蹙頞。

    少女的话语亦是她的担心,总感觉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不过感受到手中炽热又明显了一点,幽姬再也不去考虑,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

    “那个家伙,到底怎么了”

    步伐又加快了数分。

    “哎呀,幽姨,慢点啊!我的胳膊,要断了啊!”

    …………

    …………

    山上的蓝天,仿佛暗了下来。

    除了尘土,树叶,场景一度空寂。

    连着山谷内的众人,面容耸动,面容不解与惊诧交加,嘴里更是张的能塞下数个鸡蛋,却无人从这气氛中挣脱出来。

    直到,

    那个男子……

    低沉的嗓音,微带嘶哑,充满不相信,重复地问道:“师,师妹你……说什么?”

    看着面前好似突然被抽干了所有气力,濒临崩溃的男子,女子眼中好像有什么光芒在挣扎。

    吕顺更是身子轻颤,浑身无规律地震动。

    面目青筋隐现,暗自咬牙,死死地定住背后隐蔽的手。

    看到李洵此时的状态,吕顺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丝痛快,心底那般涌出力量,压制住了躁动的不畅!

    受伤颇重仍使得他有些站立不稳,为掩人耳目,猛然开口。

    “李洵,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昨日夜晚,你潜至虹儿房间,此事被楚凝,贾梓撞见。而后,你借着往日与虹儿亲近让其相信你,等俩位师妹离开,就趁机要染指同门!”

    旁人看来吕顺怒目而视,眼含气愤,越说越激动,身子都被气的发抖!

    “难道你还要她一个女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陈述出来再被你羞辱一次?”

    看着自家长辈语含真切,而当事人的燕虹莫不作答的像煞有其事的样子。

    众弟子大多数已然相信。

    甚至有的已经恶语相向,而有些心念李洵的女子则是在为他辩解。

    “你们给我闭嘴,这里一定有误会的!”

    楚凝就是一个,刚才自己的脸红,被师尊训斥,好半天都神游太虚。

    初听到这种事,震惊暗恼之余,又想替他开脱。

    虽然她已经暗自猜测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与她做了错事有关,身不由己地站在师傅这边的。

    但是看着眼前的失魂落魄的男子,她还是无法狠心。

    心怀愧疚的她,还是希望她有一块完整的圣地不被污染,那块圣地便是李洵。

    恰在此时,

    李洵直指燕虹,语气有些歇斯底里的执拗。

    “不可能,你不是燕虹,你指定不是师妹,她不会这么说我的!”

    越说,气势越无力。

    初听到此话之后,早就用精神世界感知了一下对面燕虹,确认之后的李洵,才受了很大打击。

    现在只能无意识地重复的低语:“她不会这么说我的!不会的!”

    “虹儿,你说李洵欺负了你,你和上官师叔说说,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如果真的违背了你的意志,我会亲手给你个交代。你俩自小就要好,如果是有什么情绪,说出来就好了”

    老道的上官策终是比现在萧索的李洵清醒,见不得这对璧人出现矛盾,准备把这件事定义为两人之间的别扭。

    事关焚香谷,上官策不得不开口,不过也给了吕顺面子。

    心中一种念想,好似在脑海萦绕:感觉又变成了自己与吕顺的‘位置’之争。

    压下情绪,隐隐有劝解之意。

    李洵被师叔提醒,本就不傻的他也明白师兄的意图,心底燃起了些希翼,也希望借此检验面前的女子到底怎么了?

    吕顺却是心中一慌,自己已经全力施展这种术法了,只是没想到虹儿的意念感情如此之深。

    这等情况,要是让她说谎,自己这受伤的身体指定是无法控制的。

    嘴上却赶紧大喝:“上官老二,难道这等事你还要护着他?”

    上官策不为所动,看向了女子和吕顺:“既然在我等面前说出来了,那就要说的明明白白!”

    吕顺狠戾之色闪动,身子不住颤动,终是要决定一搏。

    可女子声音却是提前响了起来:“他……”

    吕顺神情苍白……

    众弟子聚精会神。

    上官策,李洵也都集中的看向了女子!

    轻柔嗓音,虽轻,却传遍了这空荡的山谷,瞬间让山谷鸦雀无声,就如说了一句家常话,平淡的不似发生在身上。

    “他抱了我……!轻薄了我……!”

    仿若霹雳,击中了李洵,心中的稻草好似被压倒!

    终于坚持不住,跪在了地上。

    而其余众人则是神情惊恐,过了片刻才变成激愤:“他怎么能做这种事?!借着师兄之便行着卑鄙无耻之为……”

    “吕师叔说的真不错,真乃正道之耻……魔门行径!”

    道道咒骂如大浪淹没了神情灰败的男子!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ugedg3.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