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和期货

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龙腾校园 >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平滨海(15) 担当
    “老、老大?你怎么来了?”

    不得不承认,哪怕已经血撞了顶梁,萧洁那身影刚一出现,林清下意识被吓得一个冷颤,竟隐隐有些心虚的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

    也许还真是一物降一物,不过林清打心里知道,萧洁是真心在关心自己,而且如果没有她,自己可能早就不知犯了多少次错误,又把林家拉进深渊多少回了。

    “你呀,你知道你现在多危险么?赶快跟我进去,别跟头活驴似的叫唤!”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萧洁的脸色奇差无比,就连白皙的额头上,都已经沁满了细密的汗珠。

    她没法根林清说,林清现在,可早就被各方势力给盯上了!

    大学四年,不允许犯任何错误!

    这可不是开玩笑,那位“至极”的大人物发了话,现场林老、自己老爹和李战峰都在,可以说军警政三家都得到了最高指令,你以为你那点手段,架得住这么多国家机器联合碾压吗?

    其实要说,还是陆定坤多留了个心眼,当时一听说洛县出事,一边喊林清下楼,陆大老板一边就已经悄悄告诉韩凌玥,一定要配资开户 上萧洁,哪怕一直呼叫也要配资开户 上她!

    当时韩凌玥打电话当然也没打通,不过她也聪慧,在车上就悄悄给对方发了短信,而且一直在报告着林清的行程。

    等老首长那边会议完毕,两位老家伙自然要聚会一下叙叙旧,而萧志杰就准备做东,请自己闺女和远来的这几位也联络一下感情。

    可原本还打算答应老爹的萧洁一番手机,吓得差点没直接把电话扔出去。

    林清母亲被绑架,犯人供人是庞治国指示,而林清远在洛县的父亲也被人袭击,现在还没敢告诉他,可能主使者也是庞治国!

    根本不用再多消息了,萧洁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念头——坏了,要出事!

    林清对家人到底有多深的情感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江中岳暗害林家这件事,甚至连林老爷子都不知道,但她萧洁却一清二楚。

    林清为了自己家人,那是绝对能放手开杀戒的!

    吓得已经再顾不得什么联络感情了,萧洁急忙跟老爹告了个罪,疯了一般直接开车朝洛县就冲。

    洛县正处于滨海市和龙都市中间靠滨海一侧,这一路上萧洁几乎把油门都踩油箱里去了,终于直到最后,将将,就在这差一点就要酿成大祸的关头,出现在人民医院中,彻底拦下了林清那发疯的步伐。

    ......

    “林叔,阿姨,整件事情就是这样,这小子怕你们操心,什么都没跟你们说,可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瞒着你们对你们反而更危险。”

    萧洁笔直的站在林忠跃的前边,而此时,整个房间里,却只有林家三口、陆定坤二人和萧洁。

    萧洁刚一进来的时候,李梅当然满脸欣喜,可林忠跃却不禁又是一愣,直到听说对方竟然是萧家的女儿,一阵错愕之后,却不禁好生感伤。

    曾经林忠跃还真在江天别院中见过萧洁,不过那时的他还没有跟老爷子闹这么僵,而那时的萧洁,也还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没想到一晃,已经都这么大了......

    “嘶......嗯......”

    从头到尾,听完了萧洁的整个介绍,李梅一张小脸早就被吓得煞白,整个人窝在床头自己丈夫的身边,全身都不住的瑟瑟发抖。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作为这一家之主,林忠跃的脸色十分凝重,可一声长长的沉吟之后,却双眉紧锁的,陷入到一阵沉思之中。

    “老大,你来了正好,你们警方那应该有庞治国犯罪的证据吧?我之前还给小刘打了电话,那四个小子也让他们带走了,这些能不能量刑,直接把庞治国先控制起来?”

    不知为什么,虽然现场只多了萧洁一个人,但林清整个心中仿佛多了根主心骨一般,就连神经都显得放松了许多。

    “嗯......现在还不行~”

    可是萧洁摇了摇头,却直接熄灭了他的希望。

    “小刘那边我问了,那四个小子到了警局就改口了,坚决只说一切都是误会,现在还处于滚刀肉阶段。

    虽然我们有信心撬开他们的嘴,但一来费时间,再者光靠他们的口供也没法直接下逮捕令。

    至于你说的犯罪证据......”

    说到这里,萧洁忽然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旁边明显已经十分尴尬的陆定坤:

    “陆总,庞治国的屁股一直都是你在找人擦吧?现在是我们和林清两边在替你清理门户,你要不要稍微也拿出点诚意来啊?”

    萧洁的声音冰冷,语气更是毫不客气。

    像陆定坤这种半灰色的存在,就算有什么擦线的行为,也绝不可能是自己动手去做,甚至就算一切都公开,你都未必能给他安上个“教唆”。

    至于庞治国,一个粗人,如果没有陆定坤在后面每次收尾,恐怕真的早就够进去好几百回了。

    “这个,咳咳、咳咳......”

    只不过,听到萧洁这样一问,陆定坤只是满脸尴尬的轻轻笑了笑,却就这么把头一低,一句话也不说。

    “哼!”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萧洁也知道,陆定坤这么谨慎的人,闹到如今这种地步,如果没把握把自己摘干净,是绝对不会主动跟庞治国沾上一点边的。

    “这个......”

    可是忽然,眼见着所有人全都愁眉不展,萧洁又一直毫无结果的追问陆定坤,一旁原本始终好像沉思着什么一样的林忠跃颇为复杂的望了一眼身旁体似筛糠的爱妻,紧接着,却狠狠一咬牙,缓缓抬起了头:

    “小洁啊,林叔想问问你,这绑架罪,到底能判几年啊?”

    “哦?”

    这一下萧洁还真是微微一愣,下意识直接脱口而出:

    “林叔,绑架视情节严重程度,一般是十年起的,可是庞治国他属于教唆,而且现在没有实证,又没有绑架成功,恐怕......”

    “哦~”

    轻轻点了点头,林忠跃微微深吸了口气,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两只眸子里,竟忽然闪过一丝决绝的精芒:

    “那如果,咱们要是让他成功了呢?”

    “什么?”

    “腾!”

    “哗啦!”

    林忠跃一句话刚出来,别人还没明白,林清的瞳孔竟瞬间骤缩,整个人一跃而起,顿时把屁股底下的凳子都彻底撞飞。

    “老爹,我不同意啊,我不同意!

    这太危险了,咱又不是没办法收拾他,大不了我一直在屋里陪你们,市局那边已经对那四个小子突击审讯了,最多过两天怎么也能有结果,老爹你别着急啊!”

    林清这一嗓子,旁边原本还有些疑惑的萧洁也不禁微微一怔,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

    然而,还没等他们说话,却只见林忠跃满脸苦笑着摇了摇头,直接开口发声:

    “得了吧小子,小洁刚才不是说了么,就算那几个小子认了罪也动不了他庞治国,你还想让你妈担惊受怕多久?”

    “这......”

    一句话出口,林清的表情瞬间一僵。

    却只听林忠跃低低的声音好似无波古井,却继续缓缓开口说道:

    “庞治国这个人我听说过,是个嚣张跋扈,没脑子的匹夫,可这样的人却费这么大劲,搞这么复杂的一出闹剧,我想他最后的目的,恐怕也是为了挟持我。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滨海绑架孩他妈还能理解,在洛县这边,让一堆村民围着我,有什么用?

    我想再过段时间,他一定会找机会亲自跟我见面,这些村民里应该就有人在随时跟他配资开户 ,只要所有人都走了,他们的人一定会把我绑到庞治国的面前,不论是胁迫小清也好,还是提什么要求也罢,这,就叫绑架。

    所以,我想这事儿咱也别拖了,我们家小梅身体不好,受不了太长时间的惊吓,待会你们出去以后,小洁你这一身警服就是招牌,这样,麻烦陆总出去后跟小洁握握手,然后小洁来上一句‘感谢您提供的情报,我们一定会尽快把庞治国捉拿归案’。

    这就是句催命符,一定会有人把这一幕传递给庞治国,然后他庞治国脾气急,肯定就会加快对我的绑架。

    到时候,不论他们怎么绑,你们只需在这医院外布防,跟踪,放长线钓大鱼,只要他庞治国出现,跟我面对面,甚至哪怕只一个电话,这绑架的罪名就算是落实了!

    再往后,不论是救我还是抓庞治国,一切,也就全顺理成章了。”

    林忠跃的声音平静如水,就好像是,在叙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可整个房间里,此时已经彻底的,陷入到一片死寂之中。

    李梅傻了,林清双手握拳不住的摇头。

    可其余所有人,包括陆定坤的眼里,却已经全都充斥起了一抹,无以复加的敬重之情。

    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为了自己体弱的妻子,不但独自扛下了整个工作的重担,甚至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哪怕置身于危险之中,也要保住自己的家庭!

    这样的担当,这样的勇敢,这样的睿智,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众人。

    而此刻,听完了林忠跃的所有话,萧洁的目光流转,下意识的,却又望向了一旁的林清。

    最开始是这个孩子的舍生忘死,然后是老爷子的不畏强权,直到现在,哪怕是这位普普通通的基层工作者,竟然也能有这样的勇气。

    林家一门,全都是为了亲人不吝牺牲的豪杰!

    “哦对了!”

    可是忽然,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一样,原本平静无比的林忠跃忽然眉梢一挑,下意识的,却又把目光转向了身旁的李梅。

    “小洁,待会你带你阿姨一起走吧,让她跟你们在一起,一定麻烦你们找两个人一直盯着她,小梅这辈子跟我吃了不少苦,她身子虚,经不得吓的......”

    林忠跃的声音,此时却显得,温柔异常......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ugedg3.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