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和期货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第1149章:疑点?(二)
    张军良只感觉嘴唇都在发抖,一股股怨气涌上心头。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我是清白的。”他干脆闭上了眼皮,掩盖住因为怒气而发红的眼睛。哪怕涵养极好,此刻也忍不住颤声道:“如果我没记错。我的信息是发在政府工作群,处级干部以上的公务员才能看到。而且是群发,不是单独发给谁。”

    不愧是魔都的市委书记,国家省部级高官的后备人选。哪怕这种情况,他仍然说得有条不紊。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要打开手机,还没动,郑舒国就厉喝到:“谁都不许动!”

    “如果他只是替死鬼,有人给他发消息。让他死在这里是为了断掉一切线索。那,最后的线索就是手机!我马上会让相关部门彻查刚才大厅内所有人员的通信记录!”

    阿尔萨斯够了勾手指,数只手机飞到她面前,她随意看了看,点了点头:“确实是群发的。而且说的内容是明天的工作会议延期。但是……”

    “这并不能说明你和他没有关系。”

    她的声音无比冷漠:“一条信息,特殊的字,特殊的时间,都可以作为信号。这说明不了什么。”

    张军良笑了:“疑罪从有?我无从证明。”

    阿尔萨斯冷冷道:“那就等待查证吧,我相信特别调查处在这方面有自己专门的手法。”

    “轮回王。”张军良手指都在发颤:“你知不知道进入这种调查程序,对于一位官员的声誉代表什么?!”

    坐在魔都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他的前程似锦!他才四十多岁,前途大有可为!

    但一旦进入特别调查处的审查程序,一切都完了!这种保密程序不可能外泄,外人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带走,只知道他进入过审查程序,这种政治污点一辈子都洗不清!

    “本王不知道。”阿尔阿斯的声音猛然拔高,阴气轰然爆发,将面前的十几人齐齐推出十几米,目光如刀从所有人身上扫过:“本王只知道,魔都特别调查处被寄宿的不止一人!”

    “本王只知道,地府在事先通知,四位阎罗出动的大好局面下,是你们的人启动了灵异警戒线,给了心魔一丝生机!”

    “这件事不查清楚……”她嗤笑了一声,身形化作阴风消失:“整个魔都政府和调查处,你们信不信从头到尾都会大换血?”

    沙……她的身形消失不见,一缕缕阴风消散血腥的通道,只剩下一句话残留半空:“本宫等着你们的消息。”

    她离开了,现场的人却一个都没有走。

    足足一分钟,市长季长青才悄然走到郑舒国身边,还没开口,就听到对方冰冷的声音:“季市长,这种时候,大家应该保持距离才对。”

    季长青愣了愣,正要说什么,眼角的余光却敏锐地发现,郑舒国握紧的拳头,都捏得发白。

    丢人。

    太过丢人!

    事先几天通知,阴阳合作的第一次大计划,居然是特别调查处临时掉了链子。

    而且不是一个……头顶出现

    孔洞的,一定是心魔的杰作。那是被寄宿过的人。其他的……都是死于他们枪下。几千年的特别调查处如同一个筛子!他的老脸都被丢得干干净净!

    最后还被地府阎罗一番奚落,不得已暂时交权,他这个曾经第一部门的一把手当得有什么意味?

    季长青宦海沉浮数十年,不过转眼就猜到了郑舒国的想法。对方现在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所以,他明智地什么话都没说,理智退了下来。

    “查。”十秒后,郑舒国才转过了头来。脸色铁青地开口:“我会立刻申请最高审查等级!‘圣人问’。彻查魔都政府,军警,以及特别调查处每一个人!”

    “各位,几十年的同志,别让我失望。”

    ………………………………

    “秦阎王,这是整个江浙地区最好的茶叶,云顶雾茶。”城隍庙中,一位阴差谄媚地搓着手,恭敬地站在秦夜身后,微笑着介绍。

    阎王啊……这可是活生生的阎罗,一次性来了这么多!如果……如果自己能汇报一下工作,是不是就能很快调回承薪了?

    车水马龙,万鬼汇聚的华国地府核心。听说光供阴灵的美食就有几百种!哪像阳间,自己只能每天晚上吸点阴气。

    然而,秦夜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心情。

    他站在城隍庙门口,外侧的阳间军警已经将周围围的水泄不通。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只手烦躁地拨弄着手串,目光若有若无看向大路上。

    乱麻。

    整个魔都的局势,就是一团乱麻。

    面对一个从未见过的对手,必须踩地雷一样一点点发掘对方的特性。现在又发现了一条:心魔针对的只是人心欲念,和阴气无关,它并不在乎国徽国旗,只要你有心中暗鬼,它就无所不在。

    这直接导致现在的局面无法进行下去。

    赵云和谛听已经回归地府,接下来……地府必定会面临心魔疯狂的报复。当然,这种报复只有一次,除非他现在就想和秦夜撕破脸。但……现在的时间点,对双方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地府数亿鬼民,都将笼罩在这片阴云之下……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失控,不在掌握中的感觉,让习惯了掌控全局的他烦躁不已。

    “其实你不必担心。”阿尔萨斯的声音终于出现在身侧:“已经注定会发生的事情,既然无法弥补,就该想好怎么善后。”

    “目前看来,心魔的特性不愧是天道都不愿意面对的对手。说强大,它或许只比赵鬼王强上一个小境界。正面面对地府绝非我们的对手。但是……它的特性,注定了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怪物。”

    秦夜挑了挑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打开九州正神结界,让这个怪物跑出去好了。到时候全世界一起头疼。四常同时发力,四大创造级神器镇压,不怕心魔不灭!

    不过,这个想法转瞬即逝。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拨动手串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但是,快了。

    二代禁术已经在研

    发之中,数年的生聚,地府的教育学阴符学有了长足的发展,虽然还远远达不到曾经的境界。但在二代禁术启动模组之下,已经可以勉强研究下去。

    毕竟,有曾经做过国家级大工程的新能源团队。

    一旦二代禁术出现,那,就是兵发黄泉比良坂,打开九州正神结界的时候!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

    首先,他要心魔的命!

    “郑舒国怎么样?”微风吹起他的黑发,如同乌鸦展开双翼。他轻轻捋了捋,缓缓道。

    “不错。”阿尔萨斯微微颔首:“观察非常敏锐,在看到通道情况的时候,就提醒本王该用其他方法侦测。认为现场看不出倪端,事实和他说的一样。”

    秦夜点了点头。

    如果郑舒国不行,他会提议阳间换人。

    特别调查处是和阴司接触最多的活人。所有城隍土地的报告,每个月也是首先进入这里。如果他们的一把手无法配合自己,那……就换个人来当。

    不等秦夜继续发问,阿尔萨斯就低声道:“现场的情况非常复杂,因为无法分辨内鬼。所以,我暂停了对话。今夜,我会再去找郑舒国。”

    “具体问题?”

    阿尔萨斯筹措了一下词汇,凝重将看到的说了一遍,这才说道:“被心魔寄宿过的人超出预料的多。表面上看,张书记的保镖是直接凶手,有人在后方通风报信。但是……保镖是没有资格启动灵异警戒线的。”

    “然而……负责启动灵异警戒线的调查员死在保镖手中。这只能说明,负责启动的人也被寄宿过。而保镖……负责的是‘灭口’,随即自杀。张书记有嫌疑,但是不大。”

    “我将他做标杆,是暂时放松其他人的警惕。相信特别调查处会很快给我们一个答复。这次……他们丢脸丢大了。”

    不想被上头一撸到底,那就必须亡羊补牢。

    秦夜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他清楚,这件事光靠特别调查处不行。甚至阳间都靠不住!

    沉吟许久,他才睁开眼睛,冷冷道:“要抓住心魔,必须请君入瓮。或许……有一个方法可以做到。”

    阿尔萨斯微微皱眉,她想不出什么方法。

    秦夜转过身,直视着她的眼睛:“请生死簿。”

    这四个字,如同一道惊雷,让阿尔萨斯猛然抬起了头。足足过了数秒,哪怕毒舌如她,也不由得感慨一声:“高明。”

    阿尔萨斯目光一闪,立刻明白了秦夜的意思。

    生死簿上,会记录一个人的生平……不,是罪孽和功德。这是判断对方去哪里的第一道证明,然后,才是各方无常判官审查。地府对于审核各位阴灵去处,有几千年积累的流程。

    虽然看不出心魔寄宿过谁。但是……可以看出谁心中有暗鬼。

    一旦找到一个心中有暗鬼的人,正好那个人又是一省高官,那……就有了阴阳联手,请君入瓮的可能!

    心魔……不会放过寄宿一位省部级高官的机会!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ugedg3.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